齐麟

【爆豪胜己个人向】罗生门

Part. 1


11月13日,午夜0点,晴

从黑色轿车上跨出一个少年,卡其色短披肩,条纹贝雷帽松松垮垮地压在一头张扬的金色头发上。眼尾上挑,撇过来的目光犹如卡门露西娅一样的引人注目,却又难以接近。

“啧,这么晚了还要叫老子出来,你们警察都是废物吗?”

他是当代最出名的侦探,爆豪胜己,几起极其诡异的杀人案都是他所侦破的,被称为“当代福尔摩斯”。所以即便脾气暴躁,遇到难解的案子时,依然是该找就得找。

“你先消消气,这次的案子不一般。这个庄园的庄主死了,现场暂时没有发现有用线索,并且连嫌疑人也无法确定。”冢内警官在一旁说到。

“罗里吧嗦的,起开,我去现场。”

爆豪从兜里掏出单片眼睛带上,一边咬住白手套戴上,一边含糊不清地说。




一进门就是扑面而来的血腥味,爆豪嫌弃地捂住鼻子。

“看样子出血量挺大啊。”

酒庄主倒在书桌旁边,血迹在面前的地板上呈现出喷射状,他的身边已经蔓延出大片鲜红的血液。

切口在脖颈的大动脉处,一击命中,没有多余的伤口,稳,准,狠。

死者死的很安详,并没有剧烈的搏斗痕迹。看样子就像是在火红的花海里睡着了一样。

爆豪又用手按压了一下死者身体,有尸僵,但没用蔓延至全身,死亡时间不超过4个小时。

他起身环顾四周,尸体没有拖拽痕迹,书房应是第一现场。窗户没有破坏,门锁正常。

应当是熟人作案,这是爆豪初步得出的结论。

“喂,冢内。这此前有没有什么陌生人来到这个庄园里面?”

“没有。今天一天都没有。今天是庄园的假日,不接受外宾,以及大部分仆人可以告假回家。”

“呵,蠢货们,给我把今天进出庄主房间的人叫过来。我亲自审问。”




爆豪翘着二郎腿,坐在沙发里,若不是一身的侦探打扮,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黑帮教父。猩红的眸子一一审视过面前站着的几个人。

戴着眼镜,一脸正经的家伙是庄主的儿子——饭田天哉

那个穿着执事服,脸上带着一片疤痕的人是这个庄园的管家——轰焦冻

而那个有着一头蓬松的绿发,神情有些胆怯的人是庄主的贴身仆人——绿谷出久

“这就是今天所有进出过庄主房间的人?”凶狠的语气透露出爆豪的不满。如果只有这么几个人,案子会变简单啊,混蛋。




“陈述不在场证明,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和耐心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齐麟的叨叨时间:

很想写一个侦探向,可是害怕中间推理部分不行,有点慌。我其实很喜欢这个设定,脑洞都挖好了。我自己不胜笔力,写崩的几率很大,有哪位太太愿意写吗,笔给你。

会是个连载,想好了之后继续往下写,顺带看看反响,虽然我本人是不抱有希望了。



存梗

罗生门

爆豪个人向

侦探设定

悬疑

最后同归于尽?

问题是中间推理好难写

借鉴夜的第七章

【我英乙女】当他们喝醉的时候

※ooc预警


※设定是他们酒量不如你


※内含人物:爆/电


※同居设定


※可能还会有其他人的




爆豪胜己


他是真没想到酒量竟然不如你好。


意识清醒前的最后一刻是你微红但却游刃有余的笑脸。


你也是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这么不经喝,早知道就不刺激他了。


你扶着一个比自己高出一个头,并且满是肌肉的家伙上楼的时候,如是想到。


总算是连拉带拽的拿着钥匙开了门,然后把爆豪扔到了沙发上。看着沙发上犹如一滩烂泥的英雄爆心地,你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。平常的时候真的没见过爆豪这种样子。


你凑上前,静静观察着爆豪的脸。不得不说,这个人平日里总是一副别人欠了他百八十万的表情,可是即便如此依然好看的一张脸,到了此时,却宛如天使。


微颤的睫毛,抿起的薄唇,和随着呼吸一动一动的头发尖尖。


可爱,想*


正在你臆想的时候,他突然睁开了眼,手一下抓住了你的手腕,猩红的眼眸一片清明,丝毫没有醉酒的样子。


“胜……胜己?你醒了?我去给你拿毛……”


巾字还没有说出口,腕上的手一用力,你便跌入了一个宽阔厚实的怀抱。


鼻尖充斥着还未散去的酒精味以及使人安心的硝酸甘油的味道。随着强有力的心跳声,他温热的鼻息扑在你的耳廓上,声音略微带了些嘶哑,但却异常撩人。这是你怎么也不会想到从他口里说出的,如此郑重的语气:


“我爱你。”






——《没想到醉酒的咔酱竟然这么坦率》《下次应该要多骗骗把他灌醉》









上鸣电气



一杯倒什么的简直逊爆了啊,可惜这种事就发生在你的男朋友身上。


一杯红酒还能醉成这样。你看着背后那个嘟嘟哝哝像树袋熊一样趴在你背上的人,在心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


刚把人放下,准备去做醒酒汤,却突然被人拽住了胳膊。


“我要你陪着我。”


“我去做醒酒汤啊,很快就能好的。”


不容你再有任何说话的机会,上鸣的唇便覆上了你的。


温温的,软软的,还有一丝麻麻的。像是细微的电流触碰,又像是小猫在轻轻地挠在心底。


扎眼的黄色显得这个少年更加明媚,嘴里的酒精味被骤然放大,明明是一个不带章法的吻,却让你七荤八素,不知所以。


“请和我一起在电光中跳跃。”






——《你是皮卡丘吗?为什么亲我还要电我?》《不过还是很让人上瘾的》








窗外的蝉鸣,和夜晚的混着热气的晚风,无不提醒着你,夏天到了呢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愿诸君食用愉快





听别人说,将心爱之人的名字写到雪上会让爱情结晶,永远不变。到是第一次为你信了一次邪。

嘿,方应看,要不要与我一同去会会周公?

字丑,勿嫌
大概我这把扇子是《大王饶命》的唯一一个粉丝同人实物吧。

聂廷,东方第一人,佩刀新亭,人称新亭侯。天罗地网创始人,胆敢踏入中国领土的外国修行者,无一被聂廷斩于刀下。擅入边境者死。

天罗地网修士皆为同泽。每个人都是为了国家与信仰而战,“岂曰无衣,与子同袍。”

“我宣誓加入天罗地网,不怕死,不畏难。我自今日起守卫国门,至死方休。我将守卫国土从黑夜至白昼,我将守卫百姓……”

“我将努力学习军事、政治、科学文化,苦练杀敌本领,爱护武器装备,保守军事秘密,发扬优良传统,勇于同违法乱纪行为作斗争。英勇战斗,不怕牺牲,保卫社会主义祖国,保卫人民的和平劳动,在任何情况下决不背叛祖国……”

“从今日起,我将我热爱的生命献给祖国,佑我祖国,与天不老……”

“从今日起,我将我无悔的青春献给祖国,佑我壮志,与国无疆……”

“以上誓词,我坚决履行,永不违背。”

当恋与F4失去他们重要的东西

※大概全员都会有,这次先来一发老李
※ooc慎入
※老李破产

【事业】

李泽言破产了,这个消息在各大媒体的的传播下迅速发酵,出现在群众的视野里。

你心一紧,拎着包就跑出了门。“难怪李泽言推掉了我的季度报告,好几天没有消息。魏谦紧张兮兮的神色,全公司忙上忙下的员工……可恶,我早该想到的。”

你气喘吁吁地来到李泽言办公室的门前,敲敲门,心里不受抑制地打鼓。

“进来。”

你推开门,只见李泽言扶着额头,手指轻敲桌面。平日里一丝不苟的头发已经凌乱,领带扯松在一旁。
他见你来了,抬起头,眼中带着一丝慌乱,可威压不减。

“你……还好吧。”你走到他身旁,手不知该往哪放。

他抓住你的手腕,眼睛埋没在刘海的阴影下,看不真切。这是他第一次向你示弱。

“你还会在我身边吗?”李泽言的语气轻柔的不可思议,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,“我想了很多,我破产了,这你应当知道,我恐怕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,也许以后你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主妇,你不会再是总裁夫人。我建议你脑子清醒一点,在这个时间抓紧离开我,趁我还没有反悔的时候,那样……唔……”

你轻轻覆上他的唇,柔软的触感蔓延。显然他吓了一跳,深蓝的瞳孔微缩,那是他脸上少有的神色。

“李泽言,不管现在和未来,你永远是我的King。”

后来你们隐居在法国,掌管着酒窖。你们的婚礼也在法国的海边举行,温柔的海风拂过李泽言的发丝,也拨动他胸前的那一朵白玫瑰。不知是海风太轻,还是阳光太暖,你总觉得他脸上的棱角不在凌厉,眉眼总是那么温柔,像是一支羽毛,挠得你的心里痒痒的。

“无论贫穷或是富有,无论疾病或是安康,你都愿意爱她,安慰她,尊重她,保护她吗?”

海风突然停下,风中飘舞的花瓣也定格在那一瞬间。他轻轻在你额头印下一个吻。

“Yes, I do.”















愿诸君食用愉快。

恋与F4都在什么时候爆粗口

※ooc严重
※临时脑洞,不喜勿喷
※李,白,周我还是爱你的,没想到许墨写多了系列

李泽言

“李泽言我想买个包。”
他抬头看看你的星星眼,接着继续把目光放在文件上:
“那就买。黑卡随便刷。”
“可是……卡刷爆了……”
“我靠”
——《我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个败家媳妇》《自己挑的再败家我也认》

许墨

当你难得来到许墨的实验室,对一切都很好奇。
“许墨许墨,这个是什么。许墨许墨,这个可以动吗?许墨许墨……”
许墨笑了笑,镜片下的眼睛闪着宠溺的温柔:“当然可以啊,只不过那些试管不要乱动。”说罢便去整理这两个月的实验报告。
“啊——”
听到你的尖叫不免跑过来,发现一只小白鼠死在了你的手里。
“我只是揉了揉它就死了……”
那只小白鼠便是他这2个月以来夜以继日努力的观察对象,然后,化为了灰烬。
“我靠”
——《我媳妇的手劲真大》《没事,舍不了白鼠套不着媳妇》

白起

你偷偷拿走他的手铐,反手就拷在了白起的手腕上:“不许动,你已经被逮捕了,你所说的一切都会成为呈堂证供。”
“别闹,解开。”白起本想吓吓你,便一把把你带上了高空,谁料你手一滑,那钥匙就这么掉进了……下水道里。
“我靠”
——《第二天我带着手铐找局里的人解开》《脸面什么的不要也罢》

周棋洛

你来到他家,一边赞叹着他家好大,一边翻看着他的剧本。
你正兴冲冲扑过去找他分享见解,却没想到左脚绊了右脚,手中的剧本飞了出来,正好落在了那蓄满水的水池里。
周棋洛连忙,把你扶起来,然后发现剧本上的笔记已经模糊。
你一脸沮丧,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:“薯片小姐你别难过,我的笔记都在脑子里呢!”
结果他发现,他一个字也想不起来。
“我靠”
——《虽然最后我还是想起来了》《我媳妇难道有让人失忆的超能力?》

愿诸君食用愉快